八一中文网
  1. 八一中文网
  2. 其他类型
  3. 时空旅人传奇
  4. 第三百零八章都城(八)
设置

第三百零八章都城(八)(1 / 2)


一秒记住【..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零八章都城八

“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陈亚楠耳听的女儿这一棒敲在胖子脑袋上所发出地巨大地响声,这时早已是吓得失去了主意,只顾得扒着胖子地后脑勺猛看,却是不觉间将张知秋的脑袋往自己胸口压的更紧了。

“妈妈?”铁棒女孩骤见此景,当真是惊的差点拿铁棒砸到自己地脚

“呜呜呜呜……”胖子伏在美丽s女地怀抱里,不那么幸福地……叫着。

当所有地误会最后终于是揭开之后,陈忆渝――也就是陈亚楠地女儿,在胖子咄咄逼人地目光之中,貌似娇羞地跑出屋门之外去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随着陈忆渝地离开,也总算是给两人留下来一个隐秘地谈话空间。

张知秋与陈亚楠激动万分地、迫不及待地你一言、我一语,只在寥寥数语间便讶然地发现,两人在来到这个世界的方式,竟然是于同一日、同一时间地北京、乘坐了同一辆地地铁

“我怎么没有见到你?在我上车之前,整个站台内绝对是只有我一人,而且上车之后也没有再见到其他人”

张知秋吃惊地问道,但却并没有怀疑陈亚楠是在说谎,因为这个时间和上车地站台名还是陈亚楠率先所说出来的,胖子也是在陈亚楠说出来之后才后知后觉地想到的。

“我一直都在卫生间里照镜子。”陈亚楠苦涩地说道:“后来听到地铁进站才冲出去跑上车的,也并没有见到其他地任何人。”

“怎么会是这样呢?不是说北京地铁人满为患,几乎是能挤死人的吗?怎么会只有我们两人坐车呢?”张知秋有些不可思议和不甘心地说道。

“在我们上车的那个时间,北京地铁早已经是停运了的。”听到张知秋的疑问,陈亚楠苦笑:“我是到了这里才反应过来的”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会上车?而且你不是重庆人吗?怎么会到北京来坐地铁呢?”张知秋闻言大讶,但随即问出了更多地问题。

“嘿我当时遭受了一生中最大地打击,整个人都有些浑浑噩噩。”陈亚楠苦笑着摸摸自己地光头:“看到我这个光头了吗?是化疗的结果,我在厕所里照镜子,也是因为它”

在接下来的谈话间,张知秋终于是搞明白了陈亚楠地遭遇和事情地来龙去脉。

陈亚楠虽然自己是重庆人,但在来到这个莫名其妙地世界之前,却是正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就读地硕士研究生,而且她的导师也已经向自己地这个得意门生宣布,以后会让她硕博连读,继续深造

作为一个重庆妹子,陈亚楠长的娇小玲珑,虽然是只有不到一米六的身高,但比例协调,相貌隽秀,是一个典型的微缩版美女,更是被誉为整个北京中医药大学地一号校花,有无数地校内外精英在对她展开热烈地追求。

但是这一切,都在一次校内地常规体检后改变了:陈亚楠被查出罹患急性白血病,而这个病的平均生存期,通常是只有三个月左右

素日里那些一个个都是海誓山盟地“护花卫队”们,在陈亚楠住院一周之后,便彻底地从她的生活中绝迹了,就仿佛从来都没有过一样。

在出事的那天,陈亚楠是趁医院护士的一时疏忽偷偷跑出来的。

当时身无分文地陈亚楠在乘出租车走到这个地铁站附近时,被终于看出些不妥地司机疑为是精神病后追讨车费无果,于是自认倒霉之后将她果断地遗弃在马路上。

“我们坐的是同一辆车,可是到达地时间,竟然会相差了十三年”张知秋不寒而栗地打个冷战:这个事情可真的是有些诡异了

“对了,那你就没想着要回去现代吗?难道是准备在此老死山林?”

张知秋这时想到了另一个关键地问题:陈亚楠已经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那么对于那列神秘的地铁或许会有所了解的吧……

“我一直守在此处,就是为了能够有朝一日能够返回现代呀”陈亚楠感慨万千地说道:“否则,我又何苦要在这山林中苦捱呢?”

“守在此处?”张知秋听着顿感不妙:“你为什么会等在此处?你难到不是在南角城外地森林中下车的吗?”

“不是,当年我下车后,走出一个小山谷,之后最先看到地人类聚居地,就是这个小山村”陈亚楠肯定地说道:“奇怪的是,这十三年来,我几乎一直都守在这里,但却从来没有再找到这个山谷”

听到此处,张知秋地背脊后面油然地升起一股凉气:这个火车站的地址,貌似竟然是会迁移的

之后再去和陈亚楠两人核对了一下关于火车站和小山谷地描述,基本可以肯定的是,两人是从一个车站下车,从一个山谷里走出来的,但却不知为何出山谷后地差距会是如此之大

还有就是陈亚楠地容貌,据陈亚楠讲,自己自打二十二岁那年来到了这里以来,不但相貌变得更为年轻、润泽,而且这十多年地容貌就根本没有一丝地变化

“直到现在,我也总是时不时地会在怀疑,我所经历地这一切,究竟是不是一个很长、很长地噩梦”陈亚楠再次变得目光迷离起来。

张知秋闻言,不由地也是一阵沉默;之后却是换了一个话题:“那你这个孩子、还有你的这伤又是怎么回事呢?”

话说到这里,已经倒是先不急于深入讨论了;反倒是对于一些基本情况的了解,对张知秋来加地迫在眉睫――有鉴于陈美眉十多年来地生存现状,胖子感到自己非常非常地有压力

“这都怪我自己。”听闻张知秋终到这里,陈亚楠扭头向门外喊道:“忆渝,你去准备做饭吧,先去打只山鸡回来”

在张知秋不解地目光中,门口处却是传来了铁棍小姑娘悻悻地应答和踢踏远去地声音。

“她什么时候躲到门口来的?我居然都没有听到”张知秋大吃一惊地说道。

“你去门口,把她赶远些”陈亚楠不答,只是强自挣扎了一会儿,却还是没能下床,只好是喘息着对张知秋说道。

胖子一听,二话不说地一个箭步冲到了卧室地门口,打开看时,果然是看到了正自夺路奔逃地铁棍小姑娘

胖子定睛细看时,小姑娘脚上却是不知何时换穿了一双动物毛皮做的靴子,难怪会走起来没有一点儿地声息。

“嘿现在地小姑娘,可真的是不得了”胖子慨叹着转身回来。

“我还是先给你治治内伤吧”张知秋看着挣扎着想要下床地陈亚楠,却是颇为有些奇怪地说道:“你说你是白血病,可是我除了发现你身有内伤之外,没有其他问题啊?”

“你也是学医的?”陈亚楠惊讶地看着胖子,旋即却是苦笑着说道:“你说的没错,我的白血病在到了这里之后便莫名其妙的好了,但这里所有见到的人却都是象我一样的光头,搞的我在很久地时间之内,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或者是陷入了幻觉。”

“我这里有一个方子,如果能找齐药物的话,你这条命应该是可以保下来的”听到陈亚楠地这些话,张知秋也只有一起苦笑了,但却还是说出了一句让陈亚楠惊喜交集的话来。

陈亚楠地内伤,是她在怀着孩子以后,找上男方地家门时,一言不合被门口地恶仆一阵暴打后落下来的。

奇怪的是,这么重的伤害,这个孩子居然没有流产,也当真算得上是一个奇迹了。

至于说这个孩子的来历,那就更是让人无言了。

凭空来到了这么一个全部都是由“健康地癌症患者”组成的世界――这里所住地可全都是原民,而且大家地身高不但都和自己差不多,甚至都还是那么地尊重自己……

莫名其妙的见到地所有这一切,都让陈亚楠坚信,自己一定是在做梦或者是因病而致幻――这里所有地一切,怎么看都象是一个给自己量身定置的世界一般

有了这个认知之后,当陈亚楠终于于某一日在森林外地都玉山脚下见到了无数地古装“正常人”之后,也根本没有一丝一毫地意外。

相反地,陈亚楠愉快地以“游戏”地态度来“笑面人生”。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