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1. 八一中文网
  2. 其他类型
  3. 时空旅人传奇
  4. 第三百三十九章云涌(九)
设置

第三百三十九章云涌(九)(1 / 2)


一秒记住【..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三十九章云涌九

世上之事,确实就是这么地阴差阳错。

鉴于肖恩?拉法兰之前曾与张知秋有过接触――而且是在其离华前夕地接触,所以这个原本身家清白、从来都并没有被安全部门重点关照过的前法国使馆工作人员,便被李观棋厚着脸皮“接管”了下来。

肖恩来华的工作时间不长,而且在国外他本人也从来没有做秘密工作地经历,所以无论是法国人还是中国人,原本都对他没有多大地兴趣的。

事实上,以常理论,在此刻唯一对肖恩?拉法兰有可能会有兴趣地人,那就只有是李副主任了,但他此刻却是不在北京,所以这次关于肖恩的情报,便就此“沉淀”在了李观棋这里。

要在素日里的话,原本也是不会出现这种问题的,但这些日里各单位最短缺的便是人手,基本上每个人都是被当做两个人、甚至三个人来使,所以这件事情在事后也只是进行了“教训总结”,但却是罕见地并没有因此而追究任何人的责任。

肖恩赶来的度,比张知秋预料中地要慢上许多,因为这次胖妮是老老实实地严格遵照张知秋地命令而只做为一辆汽车的,于是所有地具体操作便全部都有赖于肖恩本人,当真是想快也开不起来。

没有办法,这个时代的北京,无时不堵,无处不堵。

孔因为现了那个神秘女子堪称高明地跟踪技巧,所以特意地申了一个外勤地支援――再多的人也派不出来,况且对方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地柔弱女子,他们好歹也算是两个经受过严格训练地大老爷们不是。

不过,在后来孔却是开始怀疑自己地判断了,因为这个女人在刚过四惠不久之后便不再继续追踪那个法国人,而是极其突兀地走上了一条岔道。

对于此刻地孔而言,他深切地体会到了什么是叫“分身乏术”:因为交通实在是太过拥堵的缘故,原定与孔会合地那个国安外勤,这时却是距离孔还有五分钟地车程。

时机稍纵即逝,只在孔地一愣神间,他便不得不马上做出来选择:要么继续跟踪肖恩,要么转而跟踪女子。

四惠过后,这段直通通州地公路,却只是“京通快”高路两侧地单行线,而女子地转向有极其突兀,留给孔地思考时间,根本就连十秒钟都欠奉

只在一犹豫间,手脚行动地惯性战胜了大脑思维地理性,孔地汽车已然在一瞬间便越了那个南去地路口,却是已经下意识地选择跟在了肖恩的后面。

恍然地暗叹一声,孔随即分别地向上级和自己地那个临时搭档通报了当前地情况,并为自己地“选择”做出了颇有说服力地辩解:

只要跟住了法国人,那么无论是这个女子或者是她的同伙,都终究是要再次露面的;而跟踪那个女子的话,却是极有可能被她就此引入歧途。

孔地上级完全地赞同他的判断和选择,并同意立刻出面协调公安部门,给法国佬制造一点“的麻烦”,以此来确保让那位倒霉地外勤能够顺利地开始执行他的这项新任务。

张知秋在第一时间得到了胖妮所通报的美女经理转向地信息,这让他实在是感到有些惊诧莫名,心里却是再也猜不透这个女子地所思所想与所作所为。

从理论上说,只要从这里分开的话,美女经理再次在前方“偶遇”肖恩的几率,便已经是几近于零了

张知秋没有和肖恩通报此事,因为他感觉着这在说了以后也根事无补、徒增烦恼,事到如今,却也只能说是以不变应万变了。

让李咏仪在屋内客厅中打出来一副微缩地实景卫星地图,看着美女经理驾驶着不知从哪里搞到地汽车一路高歌前进,张知秋非常地怀疑那是一辆被她顺手牵羊地赃车。

很显然地,美女经理是单身独自从上海上午才赶到北京的,张知秋不大相信,她敢在这个极其敏感地时候联系她那些在京地客户。

“现在地国安,素质真是无比的低下啊”张知秋颇为萧瑟地做“高人状”感慨,眼前却是不期然地浮现出李大公子的那张贱贱笑脸。

事实上,这辆车也确实是被美女经理顺来地,在此之前,她已经连续地顺走、并6续地抛弃掉三辆不同档次、不同型号地汽车了,现在所驾驶地这辆大北京吉普,已经是她下手地第四辆赃车了

当然,孔也已经注意到了美女经理地不断换车行为,但他却是完全不能确认这是否为盗窃,直到一时后开始有车主6续报案时为止。

在孔看来,这个女人就是那么简简单单地伸手拉开车门而已,根本没有任何地猥琐行为能表明她是在随意地“借车”;所以,孔也是将这个情况及时地上报总部了的,并藉此而怀疑这是团伙作案。

不要以为北京是都便没有黑恶势力,只是他们隐藏地更深,但破坏力也相应地更大。

千万年以来,无论是虚妄地“神话传说”,还是白纸黑字地“历史事实”,都却是一再地向所有世人们证明着一件事:这个世界,确实是一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世界,所谓地“道”,永远都只能是跟在“魔”的后面查遗补缺,永远都不会成为走在最前面的那一个。

因为,所有胆敢走在其他“道”前面地一切事物,都已经是注定要“被当做”是“魔”的,哪怕它在片刻之前还是“道中领袖”,踏出这一步后,便也绝不会被由此而例外……

默默地看着那辆加足马力不断横冲直撞地大北京吉普车,张知秋地眼光顺着它的线路向前延伸着,最终却是目光一凝地停在了一个地方。

杜仲公园。

“我怎么竟然会忘掉这个地方呢?”张知秋用力地拍着自己地额头苦笑,他在这一刻甚至矫枉过正地怀疑,这个女人的目标,很有可能根本就不是自己,而是杜仲公园这个地址

“我要马上去杜仲公园”张知秋屁股长疮般从沙上一跃而起:“胖妮,你能让我隐身出门吗?当然,之后还最好是给我做一个伪装――我不能一直隐身去见人,但换个样貌是必须的”

胖妮当即给予了张知秋肯定地答复,并且立刻开始对肖恩进行了“非法地”、大公无私地帮助,使这辆颇显臃肿地“奥迪”6,却是竟然硬生生地跑出来了娇可爱的“奥拓”地风采。

当然,对于自己身后地那一串串骂声,胖妮却是一丝儿都不介意的,因为这些人都是在“精准定位”后才开始进行地“语言轰炸”,绝对不会有误伤他人之嫌。

张知秋出门打车,花了不到十分钟地时间便来到了杜仲公园,但让他感到极其遗憾的是,这里地安保人员看起来竟然是有增无减。

不过,虽然这里的安保人员很多,但所有人却全部都是便衣,并且也不设任何公开地“警戒区”,即便是张知秋最为关注地那两处地方,也是完完“对外开放”的。

张知秋漫不经心地、一步一挪地走向那个自己永远也不会忘掉的地方,因为他现在是一个足有八十开外地糟老头子,满头的白,满脸地眼屎。

这个造型是李咏仪向胖妮隆重“推荐”的,因为张知秋这时已然是隐身出门了,所以考虑都无“穿帮”之虞地胖妮,便也不声不响地接受了这个建议,但在第一时间向张知秋通报了他此刻地年龄。

张知秋对此形象欣然接受,并且是不吝辞藻地大加赞赏――毕竟一个年轻男子,孤身一人在一个非节假日地时间在公园里单身闲逛,这怎么说也是一个非常别扭地场景。

现代中国,讲究的就是一个“和谐”。

很有道理。

张知秋很顺利地在一对“恋人”地边上找到了自己地那个宝地,并开始公然那么两眼无神地试图“偷听”二人地情话。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