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1. 八一中文网
  2. 其他类型
  3. 时空旅人传奇
  4. 第三百六十章刀俎与鱼肉(七)
设置

第三百六十章刀俎与鱼肉(七)(1 / 2)


一秒记住【..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六十章刀俎与鱼肉七

陈忆渝说的很投入,这几年来,她没有一个朋友,所有的心事都是自己一个人憋在心里,而这次所生地这件事情,对于陈忆渝而言,却不啻于是一个“引子”,一个就此解开她心结的契机。

陈忆渝说了很多,从今天所生的事情开始说起,然后说到了正在实习地医院,最后还又说到了已经渐渐习惯了的学校,滔滔不绝,似乎是要将她这些年所没有说的话都全部地补说回来。

张知秋在听完陈忆渝说到那些维族少年的时候便开始走神了,他先是让胖妮马上去调阅停车场周边地监控录像,接着才想到派出所应该也是有一些摄像头的,赶紧地让胖妮和李咏仪前去抄底。

在现代地北京,所有主要地段都是遍布着众多摄像头的,这其中主要是由各个国家职能机关所统一部署的,但也有许多是一些企事业单位自己安装的。

从效果是来说,在北京的城区主要地段基本是没有什么盲点的,可惜的是,这些摄像头却是大多质量低劣,即便是近距离拍摄的画面,也几乎是根本看不清人的影像的,在实际中的应用效果极其有限。

不过,这一点在张知秋这里却是不成其为问题,因为无论是胖妮还是李咏仪,都有极强地“图像解读”能力,可以将原本很模糊地电子信号增强放大――如果真是光学影像的话,这修补恢复效果可就要差上许多了。

须臾之后,胖妮告知张知秋,在停车场的影像资料已经找到了,而且这些资料已经是被人拷贝过多次,但派出所今天上午在审讯室的那份录像资料却是缺失的。

张知秋闻言,仔细地想了一下:那些去拷贝停车场相关影像资料的人中,除派出所的人应该会想到去取证之外,这个张浩的那个刑警队长老子肯定也会对此有兴趣,但听胖妮的意思,似乎是还有其他人参与其间,对此张知秋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张知秋根本就不怀疑这件事情会是胖妮搞错――以其较现代科技领先一个时代地水准而言,判断一份影像资料被复制过几次还是轻而易举的。

电子设备的本质,不过就是对“磁”与“电”的交叉应用,而在这一方面设备及其领先的胖妮,是基本不会出现“失误”这种原始错误的。

至于说派出所的影像缺失,也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董光辉当时为了方便于一逞私欲,根本就没有打开或者是故意弄偏了摄像头;还有一种是被派出所的人在事后收藏了起来。

虽然根据情理,张知秋已经是倾向于第一种推断的,但心存万一地胖子,最终也还是不甘心地让胖妮仔细留意派出所内地相关情况了。

在张知秋还在路上堵车的时候,胖妮已经是将机器蟑螂、机器苍蝇什么的布满了整个派出所和医院了,基本上一些重要场所都有两个侦查机器人共同守候,力保不错过任何地重要信息。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条战争学的基本原理,就是到了宇宙毁灭之际,也还是不会“过时”的。

不过,因为张知秋知道这件事情的时间太晚,基本上大家该说的话也都早说完了,所以这些侦测器所挥的效用不是很大,聊胜于无罢了。

看着侦察卫星所过来地图像中,那几个看起来无所事事地在新疆人在停车场附近闲逛,张知秋地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

身受无妄之灾地陈忆渝都被在派出所关了有一天之久了,而这些作为罪魁祸地新疆人竟然还这么逍遥法外,这让张知秋感到分外地不爽。

“让你的人盯死他们”张知秋咬着牙狠地说道:“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们,回头再找他们算账”

听着陈忆渝如泣如诉的喃喃自语,张知秋真的是感到悲喜交加啊:原本以为自己就是挺坎坷一孩子,忽然却现这位可是比自己倒霉多了,一时就是这种古怪地感觉了。

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承认不承认,一个人在听到别人的不幸之时,确实是会让自己感到一种异样地“满足”之感的,尤其是这个人的经历和自己相似、而又比自己更加地倒霉之时,这种满足还可以进一步上升为“愉悦”。

张知秋目前就是陷入到了这么一种诡谲而纠结地情绪之好在他还没有到不能自拔的地步,于是仅仅是在须臾之间便苦笑起来。

看来自己果真不是什么好人――回味着刚刚自己的那番感受,张知秋也是唯有苦笑再苦笑。

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这原本听起来似乎也就是个笑话,但忽然间现这种事情竟然也确实是生在了自己身上,张知秋还是感觉有些不安。

其实这种事情平时也是常见的很,只是没有现在这么感触深而已――比如说,自己的某个同学失足倒地,自己的第一反应通常就是感觉很好笑而不是要上去扶一把。

摇摇头,把这种不那么舒服的感觉暂且抛到一边,张知秋开始琢磨陈忆渝所遇到地这件事情:一个典型地官二代纨绔子弟仗势欺人的传奇故事。

说起来不要不相信,这些纨绔子弟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是绝对真诚地认为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的,在他们看来,自己所做的一些事情,是源于那原本就是自己所应该享有地特权的。

就象张浩,他现在也不认为自己在这件事情中有什么过错,此刻他担心、他害怕,也仅仅只是因为,这件事情会给自己和老爸带来一些麻烦,如此而已。

至于说对于陈忆渝,张浩更是从始至终都根本没有一丝地歉疚之意:当对方的利益和自己生冲突的时候,那他就是自己的“敌人”;而对于自己的敌人,则无论采取什么样地打击方式都是应当的。

在张浩的眼中,陈忆渝就是自己地一个敌人,因为她会对自己地利益造成损失――就是这么简单。

张知秋此刻几乎是要出离愤怒了――为了这些人地肆无忌惮与无所顾忌

仅仅只是因为一个误会,这些人就可以如此无所顾忌地为所欲为,不但是将人跨界抓到派出所里,还公然准备进行人身攻击。

最让人忍无可忍的是,这个准备进行动手打人的人,竟然是同为事件当事人的张浩,而在张浩失手之后,身为警务人员的董光辉竟然还准备动用枪械……

是可忍,孰不可忍

张知秋终于是怒了:在如此明显地冤屈之下,陈忆渝却依然是被这么不明不白地关押在派出所里,公安部门对此竟是连一点儿说法都没有

对于董光辉的重伤昏迷,张知秋则认为那是罪有应得――经过了这么多的杀戮之后,张知秋的心态与一般人已然是有所不同,尤其是在这种涉及到生死的“大事”方面。

事实上,这种蔑视他人生死地态度和在日常事上的“老好人”作风,同时出现在张知秋身上,也是不矛盾的。

作为后者,那是张知秋在这十几年之中日积月累地养成的习惯,可谓是根深蒂固、枝壮叶茂,基本已经定型定性;

而对于前者,张知秋在其之前地十几年中,从来都没有这方面地经历和“经验”,一旦在生死抉择中走过一回,也是将当时地那种处事的方式深深地镌刻到了灵魂地深处。

最关键的是,这两种对于人生地态度,在通常情况下并没有多少地交集,所以一般也只是在各自特定地情境之下,挥各自的作用,互不干扰,并行不悖。

此时此刻,那种面临生死抉择地“情境”,却已经是不知不觉地取代了花前月下、桥流水地日常生活,所以张知秋地反应也就自然而然地判若两人了。

“你对以后的日子有什么打算?”心中杀意地上升,让张知秋顿时没有了听陈忆渝述说女孩心事的心境,直截了当地开口打断了她的滔滔口水。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