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1. 八一中文网
  2. 其他类型
  3. 时空旅人传奇
  4. 第三百六十一章刀俎与鱼肉(八)
设置

第三百六十一章刀俎与鱼肉(八)(1 / 2)


一秒记住【..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六十一章刀俎与鱼肉八

基层派出所的事务其实是很多的,但最为繁忙的,却是户籍管理部门,每天来这里办事的人,几乎都会排起一条长龙,所以派出所也就没有什么“门禁”之说了。

相对而言,派出所一般所承担的,都是一些情节轻微地治安案件,大家主要是管理域内地治安,也就是俗称地“片警”,如果案情较大的话,那就需要移交到分局了,所以在派出所一般是不具备刑侦地职能的。

不过,为了不打扰其他部门的办公,最为繁忙地户籍科对外窗口是被单独分离出来的,这样其他人也就算是“眼不见、心不烦”了。

事实证明,这样的安排还是很有其道理的,就象现在,搅的整个派出所一整天都惶惶不安地“董光辉事件”,所有在派出所内办事的“外人”们,根本都是无从察觉、也一无所知的。

张知秋来的时候,派出所已经是下班了,除值班民警之外,所有警察也都已回家了,整个院内显得有些空旷,但却是停满了警车。

派出所虽然不禁人入,但是非内部车辆却是一概不许进入的,所以胖妮也只好是暂时等在外面。

其实胖妮本人也是可以直接隐身进入的,她的动机在运行的时候,原本也是近乎于无声的,所以一直以来也都只能是靠胖妮用音箱来模拟现代动机的行车噪音的。

不过,如果真要这么做的话,一来是太过于“灵异”,二来则不那么“解气”,所以胖妮还是决定遵循张知秋地心意,“光明正大”地冲进去。

其实按照胖妮自己所固有的战术操典,用危险评估最低地行动方案才是最为符合逻辑的,不过张知秋所倡导地这种不过的脑子地“暴力行为”,却是让胖妮感觉更合自己的心思一些。

不管那么多——作为一辆优秀地战车,无条件地服从指挥官的命令才是王道……

张知秋抬头挺胸、气宇轩昂地侵入派出所,无人阻挡——别人根本都看不到他,但这还是让第一次干出这种挑战“威权”勾当地胖子,感到极度地刺激与兴奋。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无论事先如何地构思与想象,在没有身临其境的时候,那种感觉无论如何不是能够用脑子或嘴描述出来的。

张知秋如今就感到自己地心跳过于加,而且血管中血液地声音似乎也是太响——想要挑战和打破自己心中那种根深蒂固地思维定势,所付出地努力和代价绝非那么两嘴一碰地简单的。

虽然这次地行动并不复杂、似乎也没有多大地危险,但它的象征意义却是极其地“强大”:这就意味着,张知秋终于是要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来亲手打破自己十几年来所点点滴滴地养成地那种“世界观”了。

是的,挑战派出所本身没有什么难度,但是它的象征意义更大于实际意义,这意味着,张知秋从此将彻底地不再受到以往地“道德体系”地约束。

张知秋热血沸腾地直奔关押陈忆渝地房间,那里不但就在一楼,还是屋门直面院落、不需要进楼地那种“门面房”,原本是为了不干扰其他人地正常办公,这会儿到也省了胖子许多地麻烦。

走到近前,张知秋现这门与其他地不同,采用的是如今已经比较罕见地外挂式门锁,而这也原本是为了防止屋内地嫌疑人逃脱地一种有效预防措施。

张知秋看的心中一喜。

原本张知秋是准备用激光枪直接暴力破门的,如今见是这么一个袖珍锁,到是起了一些其他念头——可怜胖子也是被陈忆渝给刺激到了。

深吸一口气后,张知秋气沉丹田、功行五脏六腑——对于自己之前所练的功法,张知秋总是感到有些信心不足,因为在他所遇到的人中,几乎个个都要比他厉害许多……

当然,张知秋同时却也有意无意地忽视了,自己满打满算也才习练多久——睡梦中的那几十年要是除外的话。

抱了这种心思,张知秋于是特意在各种稀奇古怪地法门中找到了这个最为古怪的——修炼、强化地竟然是内脏。

依据张知秋多年来所看地为数不多几本武侠、玄幻“经验”而言,所有那些循规蹈矩地修炼的人,最终都将是一些被踩、被*的家伙;而只有那些能够别出心裁、特立独行的人,身上才会闪耀着“猪脚光环”的。

不是胖子不想多读一些“成*人童话”,实在是当年学校中地“灭绝师太”太多、太强大,可怜地张知秋童鞋始终是反抗乏力……

一番用功之后,张知秋狠伸手一扯,果然便是将那把锁拉的应手而开,不由地是大喜过望——胖子所不知道的是,这把锁,原本就是一把坏锁,挂在这里,起的也就是一个门闩和插销的作用而已。

有着胖妮的遮掩,张知秋无惊无险地开门进到屋内,而在设在院内地摄像头中,院子里却是从始至终都没有过任何变化的。

在张知秋进门地瞬间,胖妮已经是将他恢复了原貌并撤去了隐形,而不知底细、还被蒙在鼓里的胖子,则是鬼头鬼脑地又是摇手、又是挤眼:“姑娘,不要害怕,我不是坏人,我是来救你的……”

“好啊好啊,你个死胖子终于是来了——怎么这么长时间了才想到找我?”陈忆渝大喜过望地一跃而起,对于张知秋所表现地奇形怪状不以为意。

张知秋见状大汗,满头地黑线拖地却是无言以对——对于胖子而言,这可是个十几天前才刚刚对自己说过“不要和你一起睡觉”地彪悍美眉……

“这个死胖子以前就是这样地莫名其妙的,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有一丁点儿地长进……”

陈忆渝眉开眼笑地看着张知秋,经过这次张浩和董光辉的刺激,她终于是又恢复到了昔日在牧固图大6时地那份精灵古怪。

在这几年的岁月里,陈忆渝都是把自己自我封闭起来的,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整个感情世界完全留白,就仿佛一直都在“冬眠”之中,直到今天才彻底地“清醒”过来。

“你怎么能认出我来的?”张知秋结结巴巴地问道,下意识地以为陈忆渝是否也有了什么“异能”附体

“你脑子没啥毛病吧?”陈忆渝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正自满脸不可思议状地张知秋,不由得也是有些精神紧张:这要是一个神经病来了,自己是跟他走、还是不跟他走呢?

张知秋讪笑。

胖子这时已经反应过来,这应该是胖妮所做的好事——张知秋只是一时间思维钻了牛角,但却并非是真傻的。

丢了人地张知秋当下也不赘言,臊眉搭眼地磨蹭到关人地铁栅栏前——这里也是用的挂锁,但个头就足有外边那个三个大还有余了。

缓缓地伸出自己的魔掌——之前胖子在路上磨蹭,那就是正在气运五脏六腑了,打定主意要在这时直接地要来一个“举重若轻”,狠狠地震撼一下这个没大没、不知天高地厚地丫头片子

一拽

不动。

二拽

纹丝不动。

三拽

嘎吱叮当吱紐喀喇咣当……

三分钟之后,张知秋气喘吁吁、脸红脖子粗地松开了双手。

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