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1. 八一中文网
  2. 其他类型
  3. 时空旅人传奇
  4. 第三百七十四章神医(六)
设置

第三百七十四章神医(六)(1 / 2)


一秒记住【..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七十四章神医六

不过,要说屋里所有人都来不及有任何地反应,其实也不很准确:张吹水就不是因为“来不及”反应,而是一时也不知自己应该怎么去反应。

当黄弟冲出去殴打胡院长地时候,张吹水下意识地挪动了脚步去卡位――也因此而远离了陈忆渝,但是旋即她便迟疑地站了下来。

动手之人,那可是黄老地幼子,也是和自己地那个便宜叔叔张春江很有些交情地一个京城某大局地副局长

事实上,即便是没有张春江地这一层关系,张吹水在“反应过来”后,那也肯定是不会出手的:自己地那个“红隼”地身份也算得上是顶级地机密了,怎么可以如此轻率地曝光。

不过,张吹水倒是有意按常人地处理方式来介入此事的――如果不是陈忆渝这么横空出世地横插一脚的话。

这个黄家老幺素日里原也是颇有清誉地一个家伙,但如今看来却也不过是个一直都夹着尾巴做人、沽名钓誉的货色。

之后所生的事情也不过就是一眨眼之间:当陈忆渝腾空地那一纵之时,张吹水便已经是全身紧绷地进入到战斗状态了

高手。

顶级地高手

陈忆渝地那一跃全无任何烟火之色,仿佛只是那么随随便便地一跳:但那可是向侧后方横越三米、且空中转向的,但更离谱的是,她根本始终连膝盖都不带弯曲的

张吹水直觉浑身地毛都直立了起来,但她接下来却只是全力以赴地仅做了一件事情:竭尽全力地约束自己地内力外泄,收缩、并且泯灭自己地任何敌意

即便如此,当陈忆渝用一粒护士服地纽扣打碎那个黄老地“非法警卫”的腕骨之际,竟然是还有意无意地冲这个方向横扫了一眼。

那是如刀、似剑地一眼

张吹水隐约地听到了警卫那腕骨碎裂时地脆响――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此人今生都是要与枪绝缘了。

张吹水一如常人般惊骇地张大了双眼――她还不愿意暴露自己地身份,最起码不会在此时此刻、这些人地眼前暴露。

“你到底是什么人?”黄副部长一把没有推动身前已经是疼的一脸扭曲地警卫,但这并不妨碍他嘶哑着声音地沉声喝问。

因为太过于紧张的缘故,黄副部长地嗓子有些喑哑,虽然他已经是在努力地大声嘶喊,但在旁人听来也就不过比普通说话时稍微地高上了那么一点点。

黄老在没有退位之前,按照规定是有警卫员的,但在退休之后,警卫员就应该是被取消了的,此刻地这个警卫,却是黄老在部队地亲家派给他的,本身也还是现役军人地身份。

按照规定,国家省部级以上干部可以配有警卫员,但却也不是所有省部级干部都能配得,只有一些实职岗位地领导才可以,光有部级待遇是不行的。

再往上,国家级副职配有警卫参谋,国家级正职则配有警卫参谋长。

其中国家级副职二级干部包括有:国家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央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中央纪委书记,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国家级正职一级干部包括有: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国务院总理,全国政协主席,央政治局常委。

陈忆渝漠然地看着黄副部长,根本不屑于回答这个老头子的问题,心中地那股源自牧固图大6地野性,在重新接触到张知秋之后已被渐次地引出来,而今天一天、包括黄家子弟们地所作所为,却更是极大地加了这个进程。

“她就是可以救黄老地神医”陈忆渝不屑作答,张吹水不愿作答,反倒是先前在地上被打的鼻青脸肿、口鼻流血地胡院长,此刻却是坐在地上有气无力地作答了

“能教出如此飞扬跋扈子弟的人,早死早投胎,救他作甚――况且他气数已尽,又何必一定要逆天苟活于世?这到是我想不开了”陈忆渝一脸阴森地开口了。

陈忆渝此话一出,满屋寂静,所有人似乎都已被惊呆了

“你这个贱人,还我弟弟的命来”只在须臾之间,一声嘹亮刺耳地哭号声骤然间如银瓶落地般爆开来,一个貌似年约三十许地贵妇突然间便失控地、张牙舞爪地向陈忆渝扑来

“闭嘴”两声断喝不分先后地同时响了起来,中年女子挥舞着双手,口中虽还仍是“呵呵”有声地呼喊着什么,但双脚却已然是犹如扎根般停在了地上。

一个中年男子急匆匆地从人群中奔了出来,以一只手臂环着女子地双肩往回便走,中年贵妇口中地声音也适时地转换为低低地悲泣之声。

出言断喝的,一个是脸色灰白地黄副部长,一个却是兀自口齿不清地胡院长。

“陈姐,今日之事,千错万错,都是我老胡的错,我不说其他,只求你能看在这些日地这段一起共事地香火情的份上,帮我老头子一把”

胡院长此刻仍是坐在地上没有起身,在说完这段话后,却是将上半身尽可能地俯伏余地,看起来便恍若是在向陈忆渝叩头一般。

“当大家把我当人看的时候,我就不能把自己当人看;当大家都不把我当人看的时候,我就得把自己当人看……”

不知何故,此刻已是全身瘫软地胡院长,在以顿地之际,脑中所浮起的,却是这么一段风马牛不相及的闲话,似在自嘲,又似在自解……

“陈老师,此前种种,俱都是我黄某德行有亏之过,诸般过错,黄某也定然自有担当;但求你念在我心忧老父安危、故而才举止失措的赤子之心上,垂怜一个老人地拳拳孝心吧”

让人更跌眼镜地事情紧接着生了,黄副部长在胡院长地话音甫落之际,竟然是径自走到陈忆渝地目前,却是一躬到底,直接把腰弯成了一个锐角

“大、大哥,你,你这是……”不待陈忆渝有所表示,中年贵妇已经是快步抢了出来,直奔到黄副部长地面前,却有些手足无措。

“莲,你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今日做事,竟也如此……”

黄副部长一句话说到一半,却是无以为继:今日黄家诸人如此癫狂,正是由他地最先失态所引的;可以说,正是由于他的言行失措,这才导致黄家人地这般几致精神崩溃的。

“我代我们黄家人,给您二位陪不是了”随着黄副部长沉痛至极的话语,让所有人都惊骇莫名地一幕终于出现了

黄副部长在说完这句话的同时,竟然是双膝一曲,直接便跪在了地上,随着低垂下来地头颅,却是在给陈忆渝和胡院长“磕头认错”了

“大哥”一声悲呼,中年贵妇踉跄着走到黄副部长身边,嘴唇蠕动,但看着一直垂头、却看也不看自己一眼地黄副部长,悄无声息地流下来两行悲怆之泪,随即竟也是头一低,屈膝跪了下来

整个屋内地人们都惊呆了,一切都好像就此定格,从几个护士地口罩外面,都能看到她们张大地、合不拢地嘴巴

“高啊,真不愧是干到了副部长的老家伙,做事就是够狠辣果决啊”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