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1. 八一中文网
  2. 其他类型
  3. 时空旅人传奇
  4. 第四百一十一章如真似幻
设置

第四百一十一章如真似幻(1 / 2)


一秒记住【..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百一十一章如真似幻

张知秋绝对没有想到,返回现实世界竟然会是如此地简单。

事实上,当张吹水愤怒地一心要找张春江给自己主持公道时,张知秋也强烈地有着返回现代地愿望,于是在下一刻二人便赧然地现,他们竟然是赤身出现在了总参二部的地下堡垒之内

昨天晚上当张知秋把自己地黑手伸向张吹水时,她还是一个标准地大萝莉;但是当今早张知秋被张吹水拽着耳朵踢下床的时候才现,不知何时大萝莉已然是变成了美*女

对于整个地事情,张吹水自己也是感到有些懵懵懂懂;不过,她对于自己“化身”大萝莉期间地这一段记忆,却是依旧完完保留着。

在张吹水地“记忆中”,她在洪洞县城中已经是渡过了十五年地时光,从三岁多一点地时候起,张吹水便有了自己在这里地无数美好而甜蜜地记忆。

至于为什么张吹水仅仅只是昏迷了几个时、而她却是拥有了十多年记忆之事,张知秋对此根本无法解释,但也猜想应该是一种时光扭曲地效果,但究竟是什么原因、以及为什么会是如此,此刻却还根本就是一头地雾水。

不过,早知道只要动念就能离开那个神秘地“观想空间”地话,或许自己早已经离开了也未可知,张知秋碎碎念……

事实上,因为没有找到张吹水,是以张知秋却是也根本就没有“真正地”想过要返回现代;到是在意外去到馒头山空间之后,一心尝试着要去往明朝而未果。

在这种精神类地世界中,任何地生物,都会是直面自己地本心,所有地谎言,都必然会是可笑而无效的,因为那根本是与你自己地精神都起不到共鸣,更遑论能影响到外在地“精神力世界”了。

在第一时刻地惊喜过去之后,张知秋猛然间意识到了一个非常严重地问题:原本是应该留守在这里看守着自己与张吹水身体地陈忆渝,竟然失踪了

当张知秋顾不得羞耻地光着屁股在整个大约一百多平方地密室内转了一圈之后,却是根本就没能现有任何地端倪

张吹水也非常人,在克服了少女本能地羞涩之后,她冷静地观察着四周,当现周边为数众多地专业摄影设备时,脸色却也不禁为之一变

不过,张吹水随即便从这些设备上附属地监视器中现了异常:在这些显示器中,自己仍旧是笔挺地躺在这张特制地病床上,而旁边坐着地一位容貌秀丽地少女,却也是自己地一个熟人,陈忆渝。

看着正在屋内以几乎是让自己都目不暇接地度在快游走地张知秋,张吹水有些恍然大悟地醒觉过来:张知秋应该是正在寻找这个必然是与他有着密切关系地女孩子。

在这一刻,张吹水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陈忆渝,与自己所认识的那个洪洞县中的鱼有什么关联

想到这里竟然还有外人,哪怕对方同样是个女孩子,张吹水还是变得有些羞涩起来,她迅疾地将床上的床单裹在了自己地身上,但下摆却是仅及大腿,这样的话不会影响她必要时出腿。

张知秋额头上豆大地汗水落了下来:陈忆渝居然、竟然、果然――不在屋子里

用力地抹去满头地汗水,张知秋深吸一口气后开始联系胖妮:这是他此刻所能想到地、唯一用来检验自己是否脱离了“观想空间”地办法了。

胖妮马上便联系到了,但她赶过来却还需要一点点的时间――她现在已经是在东太平洋海底了。

张知秋闻言嘿然不语,心中却是不由地一宽:这个理由听起来似乎极其地强大,但是事实就是,胖妮现在赶不过来

既然胖妮过不来,那么着就很有可能,这就是张知秋一直所担心地那个问题:这个“观想空间”地演绎范围,已经从明朝扩大到了现代

虽然这个事情确实是非常地糟糕,但是比起陈忆渝地生死不明,却还是让张知秋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在那个山村所生地那一幕,对张知秋地刺激实在是太大了,如果陈忆渝这次果真是有个什么闪失的话,之前还正是自己亲手把她带到这里的,那对张知秋将是一个无比巨大地打击。

一回头看到张吹水那身披床单地诱人风情,张知秋只觉腹一热,下边马上就举枪进行立正。

“这里是在哪里?我们这么会在这里?”张吹水脸色一红,狠狠地瞪了蠢蠢欲动地张知秋一眼,却是正色地向他问道。

虽然知道自己的男人有惊天动地之能,但作为一个久经考验地高级特工,张吹水还是更习惯于凡事要靠自力更生。

对于一个身处陌生环境地特工而言,没有什么事情比搞清楚自己地处境更为重要地事情。

“还有,我的……那个爷爷,他不是有什么事吧?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出现呢?”不等张知秋回答,张吹水又咬着嘴唇问道。

不得不说的是,张吹水地这个问题,彻底地是让张知秋陷入糊涂了,在这一刻,他再也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身处何方

“我还是先给你找件衣服吧”张知秋苦笑着看着张吹水凸有致地身体,不关自己此刻究竟是身处何方,他都也为自此时身体上不合时宜地变化而感到有那么一点点地不好意思。

在张吹水极度震惊地眼神中,张知秋眨眼间便浑身衣冠楚楚地手拿全套的女士内外衣站在了她的面前

“原来,我竟然也会做这种荒唐地*梦”张吹水震骇地看着张知秋一眼又一眼,然后却是忽然间使劲地甩掉了身上的床单,用力地搓着自己涨红的脸。

张知秋一脸僵硬地定在了那里。

“可是,我的歪歪对象怎么会是这个龌龊地死胖子呢?还把他想的那么地厉害”张吹水用力地扭了自己地脸蛋一下,疼的立刻便开始呲牙咧嘴。

什么叫被人当面地打脸,张知秋早已也不是第一次体验了,但这次却还是让他有些怒了,不过,这个怒火却是对着他自己来的。

与张吹水一样,张知秋也以为这是自己地一个“幻觉”――如果这是一个“观想空间”或者哪怕只是一个“精神空间”的话,这有关于张吹水和自己地一系列事情,只能是自己脑中演绎出来的了。

想不到,我竟然还有如此严重地自虐倾向哈……

张知秋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地长腿**美眉,不无自嘲地呲牙咧嘴。

看着眼前愈加猥琐地光屁股男人,张吹水恨恨地在自己脸上扇了一记耳光:这种丢死人的梦,竟然还是好像要没完没了似的

极其嚣张地以一个完美地大回旋高踢腿开工,张吹水毫无预兆地大力一脚将张知秋直接地扫到了两米开外地玻璃门上,出震动地面地轰然一声巨响后,张知秋化作一张贴片滑了下来。

人和玻璃门,全都完好无损地安然无恙。

“真是假的太过厉害啊看来看多了好莱坞地电影,的确是会变得脑残许多”

张吹水皱着眉头,看着远处趴在地上却还死死盯着自己张知秋,心中却是在恼羞成怒地郁闷着,自己怎么还会有这种“露阴癖”地潜在愿望

刚刚地那一腿,几乎已经是凝聚了张吹水全身地功力,由于踢的是绝对地全心全意且百分百地肆无忌惮,是以挥出来地威力,也基本是达到了张吹水的人生巅峰水准。

正常情况下要是这么一脚下来的话,即便是一根钢柱也是会被踢出一块印痕来的;可是眼前地这个家伙,却是在自己开始抬腿地那一刻起,眼睛就死死地盯在了自己地两腿方寸之间不克自拔了

最恶心人的是,直到此刻已经是摔出一副“狗吃屎”地造型来了,但却仍旧是目光灼灼地不改初衷

原来,在我的心目中,张知秋竟然是如此差劲地一个人啊……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