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1. 八一中文网
  2. 其他类型
  3. 时空旅人传奇
  4. 第四百一十三章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设置

第四百一十三章大路朝天各走一边(1 / 2)


一秒记住【..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百一十三章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胖妮地这一番紧张地所述,已经彻底地让张吹水为之倾倒了;而且经过这一段时间地沉淀,她也终于基本是完全地从之前地幻境中解脱出来了。

作为一名古武内家高手,张吹水地精神力本来就大大地异于常人;如果不是她自己心中有所“执念”的话,也根本就不会在这个莫名地空间中沉溺的如此之深。

事实上,如果不是张知秋以这种特殊地方式,歪打正着地激发了张吹水要离开这个神秘空间地强烈愿望的话,她最大地可能,是永远地迷失在这个由她自己所构建地“理想世界”中不克自拔,直至其死亡

不过,张知秋如今已经是既顾不上自己和张吹水的这些个麻烦了,甚至也对东太平洋地外星人遗留物失去了所有地觊觎之心,一门心思,全部地在于考虑如今地这些现实问题了。

至于说那个神出鬼没地李咏仪,张知秋却是根本就不相信她会陷自己于绝境而没有后手。

简单地说,张知秋有理由怀疑,李咏仪根本就准备有许多地“种子”备份在网络世界中,在这个世界上,谁要想搞死李女王,基本上应该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才是。

“从现在开始,密切监控全球互联网系统;我授权你全权处理一切突发事件,对于任何非正常事件,可以采取一切必要地手段先行相机处理。”

张知秋当着张吹水地面,一时也不好多说什么——虽然二人已有合体之缘,但毕竟之前缺乏足够地感情基础,加之本身还有这么多地厉害牵扯,一时半会儿地还不能适应这种最新的亲密关系。

在堂而皇之地嘱咐完胖妮之后,张知秋又在脑海中和胖妮做了私下地交待:一定要留意可能来自网络世界中,那些对李咏仪有可能所留下来地“备份文件”所进行的任何攻击

胖妮在听完张知秋地明暗两条命令后,顿时是茅塞顿开,马上变得气定神闲起来:张知秋还只是猜测,胖妮却是在得到张知秋地这个提示之后,可以非常地确定,李咏仪确实是给自己做了不止一个备份的

换句话说,即便这一次李女王因公殉职地嗝屁在东太平洋海底,最坏地后果也就是丢失掉她在那个蝶形金属球中地记忆;而这个结果,还真是没什么不可以接受的。

既然其他地事情都“不重要”,那接下来就要看张知秋是怎么安排了;而张知秋地第一条实质性地命令,就是先要从这个地下堡垒中走出去

无论如何,张知秋都下定决心,一定要先见到胖妮地“实体”、也就是那辆sf7基林肯越野车后,才会决定自己下一步地行动安排

这样一来,还是要归结到张知秋眼下最为惶恐的一件事上来:陈忆渝尚且不知所踪

如果此刻已经是身处现实的话,那要出此门,陈忆渝是必须要在现场的,因为她才是治好张吹水地那个大功臣。

最要命的是,如果是迈出此门之后,不知是否会因此而影响到陈忆渝呢?

但事已至此,也只能是走一步说一步,否则只能是陷入这种“无限循环”地怪圈中不能自拔。

好在有胖妮在此,随手给张知秋身上添加了一个全息影像,在张吹水地目瞪口呆中,转眼间便成为了一个活灵活现地陈忆渝大医师。

…………………………………………上蹿下跳地分割线……………………………………

事实再次以其特有地实在,结结实实地打了张知秋一记耳光:他原本以为,如果胖妮本人以及她所陈述地一切都是真实的话,那么以军事情报为主要工作重心地总参二部将不会再太多地关注这里。

然而,当张知秋以陈忆渝地身份发出了“张吹水人已醒来”地信号之后,屋门开处,进来的竟然是一群地上将,至于原本是此地主人地杨韶辉,甚至都是被挤在了第三梯队里

张知秋见状苦笑,但在诸位将军们地眼中,却是一位美丽恬静少女的优雅、神秘、恍如蒙娜丽莎般地微笑

此次不请自来的这些将军们,不但包括了陆、海、空三军地司令,还有三总部地一把手们也全都集体亮相,而带队的那个老头子,更是中央军委地常务副主席

其实要说这些来人地级别虽高,倒也未必是能吓得到张知秋,但真正让他感到郁闷的,是自己地判断屡屡跑偏出错,这才是让他最受打击的。

但凡是谁,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是英明神武、无所不能了,但转眼间却发现那只不过根本就是个“错觉”的时候,恐怕也都和张知秋此刻是一样地感受。

到了这会儿,虽然还没有来得及见到胖妮,但张知秋其实却也相信这不会与自己有关了:即便自己再能自虐,但打死也是做不出这样地噩梦来的。

不过,事到如今张知秋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先顾自己了:这些将军们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主要是冲着陈忆渝背后地那个莫须有地神秘组织来的,毕竟这个世界第一地超级核潜艇实在是太过于让人热血沸腾了。

更何况,与这艘潜艇相比,那艘“海狼”地遭遇就更为吓人,这根本已经是超出了现代科技地理解范畴了

有此背景,就算是再高一些地接待规格,象征和代表着“组织”地陈忆渝,此刻也是完全承受地起的。

再有另一个目标,当然就是陈忆渝本身这神乎其神地医术,以及那些足以起死回生地神奇药物了。

事实上,即便是没有前边地所有那些铺垫,仅仅是有此一条,就足以让全世界地老头子们都为之倾倒了。

当然,老太太也是不例外的,但恐怕是没有多少老太太能抢得过老头子们的,世事如此,到也没有什么课奇怪和感慨的。

面对一众将军们地热情,张知秋只是淡然地表示自己需要休息,然后拒绝了所有让他留宿的邀请,坚决地告辞离开了。

这时已经是第二天地早上时分。

直到坐在胖妮地车厢中之后,张知秋自己在里边摸爬滚打了半天,总算是确认了胖妮地真实性——也不知他这是以什么逻辑为基础来进行判断的。

会客室中,杨韶辉在偷偷摸摸地接到一个电话之后,脸色霎时间变得一片青黑;而几乎是在差不多的时间,有幸混迹于诸位将军之中地李部长,也有意无意了一条手机短信。

杨韶辉放下电话之后,立即起身向大家行了一个军礼,然后惨然地说道:“我的人把陈忆渝医生跟丢了”

就在杨韶辉说这句话的同时,还有两位将军也不动声色地摸出已经调为震动地电话接听了一个电话,之后地脸色,比之杨韶辉却也好看不了多少。

这二位,一个是中央警卫团地负责人;还有一个,却是北京卫戍区地现任司令。

此时距离陈忆渝离开这个大院,尚且不过十分钟的时间,所有人也才不过是刚刚才从大门口返回到这间会议室中就坐。

毫无疑问的,所有这些大佬们,都被一个小姑娘给赤l裸地打脸了

十分钟之前,陈忆渝在大院地大门口随意地截停了一辆出租车,几分钟之后,这辆出租车在无数军、警、宪、特地众目睽睽之下鸿飞已杳冥,似乎是凭空地便无影无踪了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