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1. 八一中文网
  2. 科幻灵异
  3. 时空旅人传奇
  4. 第四百四十章艰难地选择
设置

第四百四十章艰难地选择(1 / 2)


</p>一秒记住【www.xs.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百四十章艰难地选择

事实上,如果不是李观棋对张知秋确实是怀疑重重的话,这件在他看来事关重大的事情,根本是连让张知秋知道的机会都没有。

也正是因为存了这样地心思,李观棋才没有拒绝张知秋共同参与行动的要求,而且也非常地希望能够通过这次行动,现一些张知秋的马脚或是秘密。

一个人,只要是在做事,那么就总是会有犯错地时候的。

这一点,不仅仅是李副主任懂,成千上万个尸位素餐地冗官恶吏们,更是无不都深谙其中地道理,如此也才会有当今这种“人浮于事”地“谁做事、谁倒霉”的怪状盛况。

李观棋所期盼的,也就是让勇于做事的张知秋童鞋多露出一些马脚、破绽来,在李观棋看来,张知秋身上的秘密,绝对不会比那个神秘地陈忆渝要少。

有机会就要算计自己地目标,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算计――这是李观棋当年还在特种学校接受训练的时候,印象最深的一句话。

今日之前曾经所做的一切,都可以看做是李观棋对张知秋地了解与试探;时至今日,李副主任觉得自己已然是到了应该再向前迈进一步地时候了。

虽然这么做所要承担地风险巨大,但是比起可能要有的收获来说,这点儿风险已经不能够阻止李观棋那颗“上进的心”了。

天上不会掉馅饼,掉也不会掉在自己的头上,李观棋自便一直坚信这一点;这也是李观棋自他们兄妹几人从在彼此地“斗争”中,所得出的深刻体会。

所以,你想得到的一切,都只能是自己努力去争取。

在下定决心继续深入地下通道之后,两人听取了张知秋地馊点子:将袜子脱下来之后,把脚和鞋绑在一起。

不得不说,这个主意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但也到是确实实用。

不过,这也就是李观棋和张吹水都讲求生活地品质,买的都是几十元一双的高档袜子,如果都要是使用张知秋那十块钱四双地袜子的话,这也还真就彻头彻尾地是个馊点子了。

三人既然下定了决心,又做了这些准备,接下来地度便加快了至少一倍。

虽然带上了大功率的手电筒,但是地下管道中仍然是黑暗地让人绝望,好在李观棋和张吹水都是x格极为坚毅之人,加之有那株香草安神屏息,一路却是毫无阻挡。

从最近的入口进入,前行大约应该在五十米左右,这一点张知秋事前便通知了张吹水,此时不等张知秋提醒,在前边带路的李观棋便骤然放缓了步伐,而张吹水的动作,却也几乎是与之同步。

张知秋不得不慨叹李观棋和张吹水的能耐:这个地方,距离五十米处最多误差已经不过五米了,真不知这两个人是怎么来判断所走过的距离的。

对于张知秋地这个“怨念”,胖妮也无法做出解答,只好是装聋作哑地一声不吭了。

要说最简单地判断距离地技巧,屈一指的就是数自己走过的步伐,只要每一步的间距大致相当,那很容易便可以得出相应地结论来的。

但此刻在这个地形复杂的地下通道里,显然是不具备这样地条件的,虽然带着手电筒,但三人仍然是不得不在臭水、烂泥中深一脚、浅一脚地摸索着赶路。

“停下来吧,它就在前面。”

就在三人又摸出三米左右后,胖妮的童音便在张知秋的耳边响起了,虽然这种交流完全可以是纯意识的,但张知秋还是要求胖妮几经转换格式之后,表现的象是在耳边说话一般。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张知秋不想自己变得“不像个人”罢了,虽然获得了一些人地能力,但胖子拥有的却还是一颗普通人的心。

事实上,张知秋也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定位为一个“人”,在他看来,自己就是一个不那么走运的倒霉蛋罢了。

不得不说的是,张知秋的确是一个没有什么“上进心”的家伙――以前是,到现在为止,也还是。

至于说将来,谁又说得好呢……

几乎是在胖妮话的同时,野j那刮锅底的声音也在张知秋的脑海中开始施虐了,对此,张知秋极度地怀疑,这个贼厮鸟绝对就是有意和故意的。

“不用再靠近了”野j吱吱嘎嘎地嚷嚷:“有些虫子自爆起来也是很讨厌的,老娘现在还,不一定能够罩得住那两个人”

“那你不早说”张知秋闻言大惊失色,无论是张吹水还是李观棋,这都是他如今在这个世上仅存的亲人和朋友了,张知秋绝对不愿意再次地失去他们。

“眼前这个虫族不是本体,是一个被控制地傀儡。”因为此刻大家都是在张知秋的意识中厮魂,是以野j的话胖妮也听得到。

由于有着资料库,胖妮的“经验”反倒是比野j这个尚属幼年的、自称为凤凰的家伙要来的更为实际一些。

事实上,在张知秋的心里,对于野j的来历一直都有些存疑――这个与善意与恶意无关,单纯地就是就事论事而已。

其实张知秋怀疑野j应该是某种有着、或者没有凤凰血脉的杂交鸟――这一点儿都不好笑,对于那些强大的存在来说,到处播撒自己的种子、血脉,既是本能、也是职责。

不过,这种事情自己在心里想想就好,到是没有必要拿出来刺j野j的――张知秋实在是不能相信,在自己心目中迹乎是完美化身的凤凰,竟然会是野j的这个模样。

在胖妮说话的同时,在张知秋地眼前不远处浮现出一个立体投影,并且是直接地与原型叠加到了一起的,也就是说,张知秋此刻看到的虽然是一个幻象,但那个真实的本体,也正是在这个幻象之内。

那是一头足有一只狗般大的黑猫,两只眼睛所出地,是一种极其诡异地暗红色,身上的皮毛油光水滑,一点儿都没有被这污浊的下水道所沾染。

“好漂亮地黑猫”由于胖妮的原因,有所察觉地李观棋手中的手电筒也直接地照到了这个黑猫的身上,紧随其后地张吹水立刻惊喜地出了一声赞叹

大约是因为人口流动x太强的缘故,在北京有大量地流浪狗和流浪猫,它们大多是被其搬家后的主人们所遗弃的,整日里穿梭与北京的各个区与街道,并且不时地制造几起意外地“交通肇事案”。

即便是在双桥这个如今已经日益繁华的地方,张知秋一周至少可以在附近的街上看到一只被压死的流浪狗或者是流浪猫。

大约是因为车流太过密集的缘故,几乎所有的过往车辆都不采取什么避让措施,就是那么直接地碾压过去,于是一只死狗或死猫,很快就会在原地变成一张狗皮或猫皮,它们全身的骨肉,也全都化作了一滩薄薄地肉泥。

对于突如其来地灯光,那只黑猫显然的感到极其地意外:它的藏身之处,并非是在主道之上,而在三人头顶侧上方地一根不知什么管线上面。

看到由蹲伏变作起立的黑猫,张知秋一把没有抓住急抢两步的张吹水,吓得不管不顾地大叫大嚷起来:“不要过去,这只黑猫有问题”

张吹水闻言,极有经验地侧身往旁边地墙上一靠,而前方的李观棋更是已然直接地一枪打了过去。

距离如此之近,李观棋也不怕会误中管线,以他的枪法,哪怕就是胳膊受伤,在这个距离上也是绝对可以百百中的

但事实证明了李副主任的谬误。

在一声不知所谓地嚎叫之后,那头黑猫一跃而起地向三人扑来,身形灵活,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受伤的迹象。

李观棋非常镇定地继续连开三枪,全部命中黑猫的腹部,而张吹水所开的一枪,更是直接地贯穿了黑猫的头颅

黑猫再次出一声狂怒而悠长地嚎叫,而那根本就不是一只猫所能出的声音

“不能喷火”就在野j跃跃欲试之际,胖妮忽然却是惊声地尖叫,音量之高让张知秋的脑袋都为之一晕,直接地脱手将野j扔到了地下的污水烂泥之中。

“那是天然气管线,我刚刚接到李姐姐的通报”不等张知秋问,胖妮已然再次地出严正地警告,而野j也开始惊的“滋、噶”叫起来。

作为一只火属性地凤凰,野j极其的不喜欢水,而对于这种污浊不堪地臭水,更是近乎于本能地讨厌到恐惧地程度了。

“有天然气管道”张知秋不管不顾地大喝一声,根本顾不上野j地疯狂喝骂,而这时张吹水却已然是一口气连开五枪,枪枪都命中了野j

因为担忧再次进入或者遇到类似于“观想空间”地所在,张知秋和张吹水默契地互不打探对方的隐秘,甚至还有意地避免过多地接触对方的s务,这样在遇到类似情形时,多少会有些作用吧……

也正因为如此,野j悲剧了。

虽然这几枪还要不了野j的命,但些许疼痛却是免不了的;一怒之下,不能放手还击的野j愤愤然地直接跑回了馒头山

被突然消失不见地野j吓了一跳的张吹水一个跨步迈到张知秋地面前,直接将他压到了墙壁之上,直把正感到焦头烂额的张知秋感动到一塌糊涂。

张知秋知道,张吹水地那只手枪中,此刻只剩下了最后一刻子弹,她这样挺身而出地站到自己面前,几乎就是把死亡的危险无限地加大到了自己的身上。

不过,野j所遗留袭来的麻烦,随即便被“经验丰富”的胖妮随手解决掉了:在远处视力可及之处,一只活灵活现的野j屁滚o流地奔逃而去了。

放下心来的张吹水二话不说,立即伸手摸出来另外一把手枪――在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时间来换子弹的。

仅仅只是在这一耽搁的功夫,那只黑猫已然是极其凶悍地扑到了李观棋的身上,如果不是有胖妮所临时撑起的能量防护罩的话,李观棋今天就可以身盖国旗地盖棺论定了。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